© 留下3
Powered by LOFTER

邻居【原创】

2015.09.07.(一)乙未年七月二十五  深圳25-29℃ 多云阵雨 西南风 湿度73-88% 空气质量优

         很久不曾读过小说,比不看电视剧早很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最近,偶尔地读了一本叫做《解忧杂货店》的日本小说,作者东野圭吾。书中讲了发生在一个小镇上的时空交错的故事,交错的一点不混乱,人和事的关系交代的清楚合理,偶然和必然处理得自然,很荒诞很真实。一个长长的故事,一串巧妙的因果,是时光长河中几朵动人的浪花。时光流逝,人性的光芒永存。也许,时光只是不停地流动,并没有消逝,消逝的只是人的感觉。而人性的光辉,闪烁在每个人(不论是提问者们还是回答者们)的身边,即使有时没被人看到,那只是角度不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读来有趣,掩卷却有些迷惘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老实说,虽然接触不多,但对曾经看过的日本的文学、电影、绘画作品还是印象很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只是不论这些作品多美好多动人,我却很难对创作出这些美好艺术品的那个民族产生好感。当然我不会赞同砸日本车之类举动,也不会在网络上图一时之快而乱骂。但感觉心理上的隔阂,岂止一衣带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三十年前吧,在北京参加史丰收速算法培训。一个相关的日本代表团参加了我们的结业式,他们退场走到门口时,走在最前面的团长心血来潮,突然转过身来与学员握手。当时我坐在靠门口那排的第一个,毫无思想准备地看着那个日本老人将手伸到我面前,犹犹豫豫地握住了他绵软的大手。一散会,我飞奔回宿舍,在门前的水龙头下拼命地洗手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那双手,日本人的手!有没有杀过中国人!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我心里都放不下这件事。我知道不必这么神经质,可是无法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从我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开始,奶奶、妈妈、爸爸给我讲过的关于凶残的日本佬在我们杭州老家的暴行,我终生难忘。爷爷不止一次说过的话我也清清楚楚记得:不要看几个日本老头子到南京哭几声,不要相信中日友好联欢,日本亡我中华之心不死,他们要大东亚共荣圈,他们不会忘记的。所以,在女儿的婚姻事情上,我只有一个明确的条件,不要涉及日本人。我们这个多位亲人死于侵华战争的家族,很难接纳一名日本人,不论他多么优秀。我不是专横的家长,可是在这一点上,必须提前说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听说有一本美国人写的叫《菊与刀》的书中,这样评论日本人:“日本人是既生性好斗而又温和谦让;既穷兵黩武而又崇尚美感;既桀骜自大而又彬彬有礼;既顽固不化而又能伸能屈;既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;既忠贞而又心存叛逆;既勇敢而又懦怯;既保守而又敢于接受新的生活方式”,这个“历史和世界的负恩者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诡异,“中国的‘仁’是被排斥在日本的观念之外的。‘行仁义’在日本是指杀人越货、强抢明偷”,这是一个政治人格精神分裂型的民族和国家,不能以常理度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哦,好像美国人说的不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回到这本《解忧杂货店》的小说,他展示给读者的,就是一个社会的温馨友善。可是就在故事发生的同时,这个叫做日本的国家,掩饰不住地一次次露出他的狼牙,威胁着曾经被他侵略践踏的周边国家。不要对我说政府是政府人民是人民,有什么样的人民才有什么样的政府,我信。

       世上的事情,就是这样充满矛盾吧?

       我的一衣带水的邻居,我凭什么、我怎么敢与你友好?!

 


 
评论
TOP